空闲之际,应友人之约,便随他到那远离县城的一条小河里去垂钓了。心境的感叹,在倒影着山光水色的河面上凝视着那一缕缕的浪花与清波绿浪,怎么也不平静的心绪,和着那一缕缕波光沉沉了生活所给予的闲情志异,于是,便随着在那一根银白色的钓线里沉入到河水深处,触动了水中的梦寐和繁杂所给予的那一丝丝静谧,细细想来,也不免产生了许多联想,啊,嗟叹垂钓。


其实,“问题在于/ 我们钓的是鱼/ 你却在钓你自己/ 你钓到了自己/ 却又扔回到海里。”——这,就是智利大诗人聂鲁达在《总是我》的诗中所描写的这种垂钓心态,从而,也点出了垂钓所包罗的更深一层的意境。于是,我细细地品味着这几句平平常常的诗句。从象形文字的组合排列里,好象切切了自己的共同感受。是啊,人在闲时到河边垂钓,正是一种反思的过程,也是从那鱼儿上钓的瞬间,领略到了人生,某一种淋漓致尽的快感和不曾有过的一种心灵抚慰。 为什么?我们钓到了自己,又扔回大海里呢?这到底是为什么?钓的是鱼,而不是在钓自己的呢?诗人的目光里早已经深入到了一种境界,同时,在诗人的心里所涌动的感叹是刻骨铭心的人生感悟,这正是流水中所展现的人生与社会的微妙关系,并通过人与鱼的相互残酷来昭示了这么一种心态,一种生活现实的写照。当我联想到这些的时候,才从心底里真切地感叹到:滚滚红尘里,大千世界中,你能数得清钓与上钓的谁多谁少吗?是鱼耶,或人耶,它的引申又包罗了多少欲望与诱惑的呢?于是,在我的心地上砰然了一浪浪的清波绿浪……

咪咕视频-国内领先的视频门户,高清影视剧,高清视频在线观